2022企业服务(新型)提供商TOP1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2021十五大IP

2022-02-08 eNet&Ciweek/清池

2021年度15大IP榜单
RK名称
1《觉醒年代》
2《山海情》
3《寻人记》
4《锵锵行天下第二季》
5《舞千年》
6《功勋》
7《明星大侦探之名侦探学院第四季》
8《圆桌派第五季》
9《画江湖之不良人4》
10《伍六七之玄武国篇》
11《魔道祖师第三季》
12《斗破苍穹特别篇3》
13《我的青铜时代》
14《您好!母亲大人》
15《我在他乡挺好的》
2022.02德本咨询/互联网周刊联调

2015年是中国影视产业不寻常的一年,“IP”概念燃起了身陷版权困局和被投资风险围困的视频网站的希望,“IP”改编的影视剧目接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收视神话,但国产影视也因此悄然转向,进入想象力枯竭、文化营养贫乏的流量时代。

2021年年初,流量小花郑爽的天价片酬曝光,平均每天208万,一个零头是普通人打工一年的工资。由“吃瓜”到吃惊,阴阳合同、代孕、弃养、出轨、性侵超出了绯闻轶事的寻常范畴。好作品出自他们之手,恐怕没人敢信。而这般乱象则是几年前的几只蝴蝶振翅引发的一系列连锁效应。

混战

2012年,使用手机收看视频的用户达到了1. 3 亿人。视频网站以即时下载、自主性、交互性的优势逐渐蚕食了传统媒体的市场份额。为了占领高地,平台方掀起了一轮抢占优质资源的版权之争。腾讯、爱奇艺、搜狐、优酷等竞标举牌式地加入了这场混战。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版权价格因此水涨船高,2011年,《新还珠格格》网络版权卖到了3000万,而《浮沉》还没写完,单集售价就突破了百万。相伴随地,演员、编剧、导演的片酬大规模地上涨,而各大视频网站却被拖入了只见投入不见回报的无底漩涡。

“买(影视剧)就是抢,大家只管问‘能不能买到’,抢了一年,开始反思值不值。”某业内人士回忆到。

为了不让投资打水漂,各平台和影视公司宁愿压缩剧集质量,也要保证播出,于是好剧难得,烂剧当道的局面开始初见端倪。

2014年,为了规范行业竞争,保护优质影视剧的生存空间,国家广电总局出台了“一剧两星”政策。一部影视剧最多只能同时在两家上星卫视频道播出,在投资方和影视公司的眼里,则意味着制造成本和投资风险的大大增加。

峰回

资本逐利,无可厚非。不过正值此时,由网络“IP”改编的《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琅琊榜》等一众剧目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成为了影史上的现象级作品。资本家激动地看到了峰回路转的希望,高关注、高回报无疑是一种极致诱惑。

2015年暑期热播的《花千骨》在影视剧的基础上,推出同名“手游”,月盈利在2亿元以上,除此之外,还带动了相关周边产品、书籍、动画、舞台演出、玩具礼品等一系列产业,一个超级“IP”的吸金能力令人震撼。

之所以能产生这么大的效应,要归功于网络文学积累的前期观众基础。2015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2.85 亿,占总数42.6%。从海量作品中筛选出来的小说意味着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认可,剧在未播之前就有很大的关注度,这对投资方来说无疑是最稳妥的投入。

完美的盈利模式,又有《琅琊榜》《甄嬛传》等先头部队的成功试水,按理说,“IP”改编未尝不是产出好作品的新兴创作模式,而现实是流量当道,“注水剧”横生,粗制滥造的作品被捧上“神坛”。

幻梦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结果。同样能获利,资本何必要去舍近求远呢?而小说中的完美人设,主角之间的情感纠葛足以让人忽视掉情节的不合逻辑,台词的简单直白,沉浸在这场精心编织的美学幻梦里。

当年“韩流”来袭时,有学者在文章中写道,“人们除了讲述和想象爱情的魅力再也没有

能力想象任何社会性的伦理关系的意义;除了用爱情的痴情和忠诚来显示作为人的精神力量,就再也没有任何方式可以凸显人的价值。”

以浪漫情爱为主线,将贫穷、破败、残缺隔绝在外,男女主俊逸的外表,华丽的身份,无懈可击的头脑,韩剧为人们呈现了一个极致完美、繁荣的浪漫景观,精准刺穿了青春萌动的少男少女们的内心,带领他们去往精神逃逸的圣地。

“禁韩令”虽已下达,但影响不可能消失无踪,且网络小说对美好的追逐,对深层现实意义的忽视与韩剧本质上没有太多区别。而在国内市场,在粉丝经济、人口红利等背景下,“IP”剧的创作被推至了一个更偏的方向。

偏向

2016年,影视剧注水的现象达到了平均集数44.6集的高点。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编剧坦言剧本遭到“注水”,《楚乔传》《武媚娘传奇》等众多热播剧出现签约与播出时集数不相符的情况。主线情节之外增添大量不相关的配角戏份,动辄十几分钟流水式的吐露心声的对白,10—15分钟的前情提要......注水剧情对追求节奏紧凑、情节连贯的影视剧来说是毁灭式的打击。

这一现象的背后,是我国影视剧市场发展不健全、盈利方式的太过单一。通常影视剧制片方的利润来自将剧作销售给播出平台的一次性收入,集数越多,收入越高。而播出方也主要是通过预期广告收入来购买影视剧的播映权进而获得利润。因此,影视剧剧集的长短决定了其能带来的收益多少。

另一个导致影视剧质量下降的客观原因则是,版权之争后,各网络平台不想再跟电视台继续“硬碰硬”,拥有观众基础的“IP”剧既保险又有利可图,各大网站于是开始自制影视作品。但因缺乏专业编剧后备力量,影视剧的艺术性与观赏性远远不到及格线。

有业内人士提到,目前的影视创作都不会请专业的编剧,而只需IP的贴吧吧主和无数个同人小说作者,挑十几个最优秀的组成一个小组写故事,最后由编剧改编即可。

原创力枯竭,但这并不影响有源源不断的类似“IP”出来。抓住了年轻观众的心思,就等于掌握了“财富密码”。

拍摄“IP”剧的配置通常是香港导演+小鲜肉。编剧宋方金在横店实录里提到,香港导演通常不会给演员讲戏,要求只是把好看的脸露出来就行。而小鲜肉基于强大的流量追捧,一部剧可以拿到将近一个亿的片酬。畸形的生产结构暗含着影视产业的浮躁,而艺术追求不知还有没有一息尚存。

涤荡

导演郑晓龙曾说,“衡量一部好作品唯一一个标准,就是大浪淘沙,被历史遗留下来的就是好作品。”烂剧满天飞源于整个产业千丝万缕的利益链条,但好作品需要内在的艺术规律和反复的匠心打磨。

年初热播的《觉醒年代》《功勋》让很多人热泪盈眶,没有刻意拔高他们的事迹,而是将他们生活的一面,那个真实的时代展示在观众面前。《觉醒年代》中陈家父子冲突的青蛙、毛泽东出场的街巷、鲁迅《狂人日记》完成后满地的稿纸,细节的背后是导演、编辑、演员等一众人员的尽心打造。

历史的脉络我们早已知晓,因此这样的表达更摄人心魄。“IP”的原意为“知识(财产)所有权”,要做“IP”剧,应该先清楚“知识”二字的分量。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应当是直指人心的,是能让人的心灵得到洗涤的。

结语

大数据分析观众的喜好,以迎合观众为创作的要义,但为什么会遭到打低分的抵抗?为什么《圆桌派》《舞千年》这看似不讨喜的节目会受到欢迎?观众的审美早已悄然提升,国产影视的创作能否跟上脚步来个触底反弹呢?

回顾是为了展望,所有成功都是因为看出了未来的阳光。

相关频道: eNews 排行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