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高端制造TOP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奇平专栏:体验偷袭资本

2003-06-30 eNet&Ciweek

  文/姜奇平

  正当资本家阶级,艰难地驱散封建权力,用右脚勾着,勉强攀上中国正剧的舞台梆子时,一个比资本更凶猛的经济动物,在背后不动声色地,一口咬住了资本的屁股。这个凶猛动物,叫体验。

  体验,是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史上从未有过的,如此大规模的对市场重新定义。这是一种本质上不同于资本的财富创造方式。说“偷袭”,是因为这种行为,直到它带来巨大的财富,仍找不到明确的理论,来说明其路数。

  贝克汉姆近日的亚洲之行,轻松地掠走了数亿财富,引起了东方社会一种不安的议论。韩国的游戏业,最近莫名其妙地超过了汽车业……。正统经济学教科书,对此感到迷惑不解。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教授,对试图解释这类现象的卡尼曼获得诺贝尔奖,表示不满。因为这些赚钱方式,太脱离常轨,而且常常具有令人捉摸不定的性质。

  贝克汉姆、姚明算什么阶级呢?他们有很多的钱,但并不是资本家。他们的“资本”只是他们自己。贝克汉姆那略带忧郁的浪漫目光,只望一眼日本女性,就轻易摧垮了阻挡太平洋的堤岸。上月中在英国曼彻斯特的城堡,贝克汉姆花了7个小时,长吻辣妹,秘密搞出的新广告,拿到日本,一下就稳赚4亿日元。在6月25日结束的亚洲之行中,小贝在挥舞盾牌的防暴警察和手持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精锐士兵保护下,才得以在狂热球迷中脱身;而在排成一排的嘉实多机油罐之前表演几下盘带技巧,他的收益就超过了石油业本身。英国媒体因此调侃说:“或许小贝退役后可以转到石油业工作,这显然是一个利润丰厚的产业。”姚明靠不断在NBA拿“两双”,现在也进入了大陆富豪榜。这些属于让人可以接受的。而张国荣那不男不女的样子,让我感到恶心,但没有办法,他却是“20世纪以来我心目中的十大文化偶像”之一。“我心目”中居然有这么个偶像,我真想嚷嚷,那“我”是谁呀?我还不敢大声嚷嚷,因为张国荣都成了产业,人多势众,我怕她们哈了我。

  你能从水泄不通的人堆下,爬着钻出来,悄悄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吗?

  现有的解释,并不具有充分的说服力。报上说,贝克汉姆不过是块“昂贵的肉”。因为1999年英国出口1.8万吨牛肉才挣了3700万英镑,而75公斤的贝克汉姆也能卖到这个价格。这话在我听来就好比说,我们用分贝仪,考察女高音的劳动量,最后得出结论说,她的声音和驴叫差不多。显然这是不对的。我知道,贝克汉姆给许多女孩子带来梦的体验,而辣妹又可以搞定另外“半边天”,他们两口子就把“天”给包圆了。现在老百姓有的已经慢慢知道,这叫体验经济。但经济学家还不知道可以拿体验去“经济”。经济学从来没有告诉我们,体验是什么东西。它看不见,也摸不着。既不能用成本来核算,也不能用生产资料来固化。来的时候,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去的时候,风扫残云,无影无踪。不象资本,我们好歹还有个说法。

  有一个人,坚称他知道这一切。他叫巴塔耶。

  国内网上流传一首著名的诗《传记:巴塔耶》:“爸爸死了,我也老了,不再同任何人说话。回想他的梅毒……”。说的就是这个人。他写了一些小说,如《眼球的故事》,在法国比较出名。但没有人认为他是经济学家,他发明的经济学被戏称为太阳经济学。核心的概念叫耗散。意思是经济活动象太阳那样,不断耗散过剩的能量。他在希特勒进攻波兰时,写了部《内在体验》,认为体验的本质就是耗散。战争也是一种耗散。耗散就是熵的增加过程,也就是让过剩的能量不散消耗的过程。能量代表有序,体验代表无序。由工作积累起来的能量,最终要靠体验来消耗。

  对我们今天流行的体验来说,巴塔耶最重要的发现,是区分了生产性的消费与非生产性的消费。生产性的消费,就是遵循经济人理性的消费;非生产性的消费,就是体验消费。前者是熵减过程,后者是熵增过程。熵减,通过稀缺和等价交换,使社会趋向有序化,趋向理性化;而熵增,通过故意的散财和不遵守等价交换的行为,使社会变得活跃,趋向快乐。在熵增中,最显著的一个经济现象,就是东西价格越高,越有人买。这是因为价格越高的东西,它所聚集的能量(有序度)越高,耗散过程中带来的快乐越强烈。

  贝克汉姆和辣妹两口子,都不是节能灯泡(俗称省油的灯),而是高能聚光灯。所以,对于有大量剩余能量需要发泄的年轻一代来说,他们是最好的耗散结构。耗散的程度,要用酷来度量,说一个人多么多么酷,就是说他能给人耗散多少大卡热量,使之变COOL(冷)。酷毙就是形容,热都耗散尽了(人一死不就凉透了吗)。所以巴塔耶认为,死就是耗散的极致,我们常说“快乐得要死”,可以理解为,耗散到头了。爽(FLOW),则是由热变凉这个转变过程。耗散越快,量越大,快乐度越高。这启发我们,商家两眼只盯着稀缺,只能打价格战;而盯着过剩,才能卖好价钱。当然,体验耗散的前提,首先是解决温饱。一个社会,温饱问题不解决,本来就是温的、甚或凉的,拿什么热量去耗散呢?反过来说,温饱解决了,还不耗散,人就会憋出毛病。这时候就需要体验来帮忙了。我们完全可以幻想:如果有哪个商家把测非典过剩的温度仪,改成体验探测器,他完全可以根据人的能量消耗需要,决定价格,而不必把成本当作第一位的问题。

  体验偷袭资本的武器,就是掌握适合你这个企业的“体验探测器”,真正知道用户的冷暖。当用户发烧,超过“生产性消费”的边界后,及时换用发烧友的规则来应对,让他去爽。

  巴塔耶常有些怪念头,比如,他对资产阶级表示轻蔑,不是因为他们剥削,而是觉得,资产阶级可以用至尊的方式来花费它的钱财,但它的本性使它在这样做的时候总是鬼鬼祟祟的,并力图为自己的浪费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用途。这说的,很像是当前最富的那些中国企业家。他们在资本原始积累中,屁股上的屎还没擦干净,这下又把狗给招来了。唉。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